陈秀男:没有陈志远就没有张雨生的《大海

※发布时间:2021-7-11 15:30:45   ※发布作者:habao   ※出自何处: 

  搜狐音乐讯 2011年3月16日下午1:55分,著名音乐人陈志远在医院因病逝世,享年62岁。搜狐音乐在第一时间电话连线了曾在飞碟唱片与陈志远共事过的著名音乐人陈秀男。他对陈志远的离去表示非常惋惜,“他在音乐上给我的影响实在太大了”,在采访中,他反复在电话中强调陈志远是一位天才型的音乐人。陈志远更是在电话中首次披露,已逝音乐人张雨生的代表作《大海》就是陈志远让给自己创作的,并谦虚的表示庆幸自己没有飞碟唱片和陈志远对自己在这首作品上的信任,“还好在当时得到了一些反响”。

  陈秀男说陈志远比自己年长一轮,自己出道的时候陈志远已经很有了,是那种年轻人听来都是那种高高在上的人物了。他说是陈志远是音乐的传奇,“我没有考证过,但是身边传闻他的音乐是自学的,他一直就是以速度快和质量高著称的创作人,你想想一个自学的人,达到这个高度,那绝对是天才,创作肯定是没话说的了。”

  陈秀男说自己和陈志远的合作比较多是因为一起在飞碟唱片共事过。据他了解陈志远早期以编曲为主,作曲不是那么多,从中期开始他开始更多的作曲了。后来因为有了电脑,大家开始用midi创作。“他是第一批用midi的人,而且用得非常好。”陈秀男说陈志远是一个很低调的人,私生活也很简单,“好像身边的朋友不是太多,因为他不喜欢应酬,他一般除了家就是录音室,或者出国旅行”。当年自己相当于陈志远的助理,“当时有一种说法叫做陪编”,意思就是陪老师做编曲工作,“比如说在录音室编累了,饿了,老师要吃夜宵,我们就去买”。陈秀男还透露陈志远是那种不太好约的人,太低调了所以给人感觉不是那么好亲近。

  “有好几次是大家约好了下午2点开工,大家都到了,就陈老师没到,他可能6点才到,”,可是当他到了之后他也不是马上就开工,常常就是和工作人员聊天,说一些出国,常常一个晚上一下就过去了。“第二天老板问我们进展怎么样,我们几个陪编就只好支支吾吾的说没编完,我们不能说老师找我们聊天啊。”在他说的几个出国中,陈秀男还说了自己印象深刻的几个陈志远的出国。有一次陈志远去日本,因为不会说日语,下了飞机就直接打车去宾馆,他就递了一张宾馆的名片给司机,司机知道怎么走,“但是那时候你知道机场到宾馆很远,而且费用很高,然后司机就给他写了一个省钱的乘车方法,但是陈志远老师又看不懂日文,最后只能打车去了,钱对陈志远当然不是什么问题了。”陈志远对日本人印象很深,有一次他在寿司店吃寿司,不小心把酱油打翻了,把邻桌食客的毛衣弄脏了,但是那个日本人不但没有骂他,反而就是对他笑了笑。他说日本人知道他是外国人,所以没有做那些让他难堪的事。

  梦见钱被盗

  陈秀男回忆说,当时飞碟有一段时期的畅销歌曲基本都是陈志远老师的创作,后来他慢慢减少了一些创作,自己才有更多的机会参与。其实自己和陈志远在飞碟属于两个系统的人,陈志远在彭国华那边,负责他那边的艺人,比如苏芮,啊,张雨生啊。“我在另一边,所以说在工作上的创作上的合作并不是那么多。” 在采访末尾,陈秀男还透露了一个不为人知的历史。”因为当时我们飞碟的工作量非常大,当时飞碟的创作又基本就在几个人身上,陈志远,我,陈乐融和陈大力,陈志远是绝对的第一台柱。当时张雨生退伍回来的时候,老板说张雨生停了两年,要给他写一首好歌,张雨生本身就是彭国华那边的,但是那时候陈志远太忙了,他就来找我,说让我写,我当时觉得这是巨大的。然后我就削尖了脑袋写出了《大海》,庆幸的是当时这首歌还取得了一定的反响,从一定程度上说,陈志远老师让我有了这个机会。”

  

上海高端预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