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广场舞> 文章内容

《亲爱的笨蛋》:努力活成自己想要的样子

※发布时间:2022-6-17 22:21:15   ※发布作者:佚名   ※出自何处: 

  《亲爱的笨蛋》是一个迷人的小说文本。小说成功塑造了颇具辨识度的爷孙俩形象:画家于大岚和小学生于一宝。他们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忠于,无惧别人的眼光和议论,努力把自己活成认为应该成为的样子。这样的品质在今天追求人的实现的社会大背景下,显得尤为珍贵。

  于大岚是早年留学欧洲学习油画绘画的画家之一。学成回国后没有进入美院、画院等该进入的地方,而是回到家乡——一个小岛渔村生活。这里的人生活贫困,在缺衣少食的情况下,很少有人懂得欣赏艺术,更遑论与我国传统审美差异较大的油画。人是社会的人,当人们发现与自己不同的事物时,第一反应是。因此,在这个位于落虾岛上的名叫夏凉村的小渔村里,人们面对一个整天到处画油画的画家,自然是远远躲开,还要用对他的来掩饰自己内心的害怕。

  同样的事情也发生在小男孩于一宝身上。于一宝其实是个再正常不过的小孩,单纯、善良,对各种人和事都而好奇。只是他总是在“扮演”那个《的新装》里说出的小孩,他固执地认为人就应该说真话,无论出于什么样的原因都不应该说假话。而这一点在夏凉村这个几乎人人都相识相知的小村庄里是具有性的,因为人们有时候会出于“面子”而说一些假话、场面话。别的小孩子可能会被长辈教育不要乱说话,但于一宝的固执让他听不进父母的劝告和,他还有个爷爷于大岚做榜样,就更“我行我素”了。可想而知,这样的于一宝在村里、学校里都不会是被人喜爱的小孩。

  于大岚和于一宝这样的两个人,是那么地不合群,但他们所的东西又是求真向美的,于是,某种“把美撕碎给人看”的悲剧意味出现了。他们所的种种不待见、不公平,反而让他们的形象更加。

  围绕着于家爷孙俩,小说还塑造了一些个性鲜明的人物形象。小是作为美善的形象存在的。她是于一宝充满被、被嘲笑的人生经历中唯一给他带来友善和关爱的成年人。作为于一宝的老师,小愿意用爱心去理解和接近一个“问题小孩”,在接近之后她还会由衷地赞扬于一宝的勇敢和聪慧,并且是在于一宝发现水库大坝的隐患后相信他,并努力为减少人们的生命财产损失而奔走的少数人之一。但她也只是一个普通人,没有能力于一宝。她在于一宝最的时候,给他带去了书籍和诗歌,带去了心灵的慰藉和力量。在诗歌的下,于一宝的灵智找到了的出口。

  于一宝的同学陈上海是美善的孩子代表。某种角度来看,陈上海是另一类被的孩子。因为她来自上海,对夏凉村来说是“外来人”、不确定者,因此人们对她是防范的,但因为她的家庭情况,又对她是羡慕的。当她没有跟于一宝相关联的时候,她是人们认为的好孩子,但一与于一宝相关联,就变成了不可接受的人,最后被家长带离了夏凉村,回到上海,回到人人都认为她应该在的地方。

  相对于爷孙俩,于一宝的父母算是“正”。他们和其他村民一样,完全不理解于一宝和他爷爷。对大岚,因为长幼尊卑的传统约束,于友富顺着老人家的意思,帮他在与乡亲的矛盾冲突中调解,但对儿子于一宝,则是严加,不理解孩子的。当孩子与其他人家发生冲突时,他总是先入为主地认为是自己孩子惹的事,只想通过道歉、赔偿解决问题。父母的态度也是于一宝陷入孤立境地的一个原因。小说这样的处理在以往的儿童小说中也是比较少见的。小说写出了孩子的家庭真实而又的一面,却没有立于的高处对这样的父母指指点点,反而写出了他们为了这个家的在努力,为了给爷孙俩一次次“闯祸”善后而隐忍付出。包括那些“”爷孙俩的人,大人、小孩,小说都没有做评价,而是用小说的叙事方式,让一切事件的发展显得那么顺理成章,让我们能够感受到每一个人都是在自己的上,用自己对世界对生活的理解去看待他人,而这正是真实生活的本来面目。从这一点上说,小说既写出了生活的一面,没有刻意的温情、亲情,也写出了生活真实的一面,有时候一个人的也许只需要一点点的善意就能支撑。

  当然,小说不是一点倾向性都没有的,而是作者的倾向全都化在故事情节中。那些对自己不懂的事物只会嘲笑和对待的人,小说对其都安排了应得的结局。而对于那些对爷孙俩展现过友善、给予过支持或帮助的人,都有较好的结局。在这样的情节设计下,自然会让人领怎样做才是正确的。

  这部小说是“新时代·新成长”原创儿童文学书系的一种,在小说前有一段出村子情事版者的话,其中说到这套书系着力关注和书写的,既有孩子们生活中的喜怒哀乐,也有青少年成长中的迷茫和阵痛,更有深藏在孩子心底的梦想和期许。我想,《亲爱的笨蛋》确实写出了于一宝的喜怒哀乐、迷茫阵痛和梦想期许,也写出了一个海岛渔村的真实人文状态,让读者在感受小说人物情感的同时,也会思考社会背景下人的选择这样的深层次命题。(作者:纳杨)

  

pinterest中文官网